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教育前沿 > 正文

李镇西“对话”钱文忠:教育到底在为谁让步?
2017-09-27 06:32:03   来源:   评论:0 点击:

精彩导读

    近日,一篇来自复旦教授钱文忠的《教育别再以爱的名义对孩子让步》时隔两年再一次刷爆朋友圈——“孩子还必须管教、必须惩戒,必须让他知道教育绝不仅仅是快乐的,学习绝不仅仅是快乐的!”

    然而,著名教育学者李镇西则表示:尊重只能由尊重来培养,民主只能靠民主来滋养……

教育别再以爱的名义对孩子让步

    作者简介:钱文忠 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教育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问题

    今天我们对中国教育所有的看法也许都起源于一种错误,我们没有认真思考到底什么是教育。

    我们在不断地让步,为自己找理由,为孩子们开脱。我想说,教育不是这样,也不应该是这样。

    我们今天讲快乐教育,讲我们的童年很快乐。可是,我们的童年快乐吗?至少我一点都不快乐。回忆一般都是虚幻的、快乐的,“好了伤疤忘了疼”。

    凭什么教育是快乐的?我实在想不通,教育怎么一定是快乐的?恐怕被国外教育搞晕了吧!教育里面一定有痛苦的成分,这是不言而喻的。我们凭什么对注定将要接替我们的子孙让步,我想不明白。

教育可以没有惩戒手段吗?

    现在,我们对孩子的教育大多是鼓励,没有错。那么,惩戒呢?教育可以没有惩戒手段吗?单凭鼓励就可以完成教育了?我不相信。

    现在的孩子骂不得、说不得、批评不得,一点挫折就接受不了!小时候,我的老师惩戒过我,但我们的感情到今天都很好。现在对孩子一味表扬,恐怕还要看家长是什么样的人吧。那惩戒呢?

    我觉得教育不能再一味地让步,我们对孩子要真的负责任。不要迎合社会上一些似是而非的说法,什么素质教育、什么快乐教育、什么应试教育。应试是最基本的素质。

应试制度真的不公平吗?

    人类社会没有绝对的公平!中国不公平,美国同样不公平!现在几乎可以说唯一的一条相对公平线就是高考了。如果说按照所谓的素质来招生,那么,中国的平民子弟有多少能进北大、清华?一个孩子连公平竞争都竞争不过人家,还说素质很高,谁会相信?所以,不要迎合社会上有些所谓的专家的话。

    我自己也在一线教书,跟学生有接触,我想告诉大家,对于中国的教育,我们要有一种极度的忧患意识。我赞成对孩子真的要严格。

    孩子毕竟不是成年人,孩子还必须管教、必须惩戒,必须让他知道教育绝不仅仅是快乐的,学习绝不仅仅是快乐的!

    如果一个人能够在学习中感到快乐,那就很可能成为大师级人物!绝大多数人是不会的。

    绝大多数孩子是不得不学,是为了某种目的或知道学习对其一生的重要性不得不去学的。
 

现在的孩子,犯错成本太低

    我们要告诉孩子,犯了错误要付出代价。

    如果在全社会形成家长对孩子让步的氛围,以后的孩子是很可怕的,我们的未来是很可怕的,这样教育出来的孩子是接不住中国未来发展的重担的。

    现在,孩子进一步,社会让一步;孩子进一步,老师让一步;孩子进一步,家长让一步。家长心疼孩子,老师也心疼孩子,就是独生子女闹的。这样的教育怎么行?更何况,现在的教育面临着巨大的冲突,根本就不能按照一般的教育学理论思考。

    我们现在都说鼓励孩子的自信心,赞扬他,鼓励他有自信,这是对的,但是不能过度。在这种教育下的孩子将来到社会,他面临的反差足以把他摧毁。

    我们应该告诉孩子,这个社会是残酷的、不公平的,要准备受到很多委屈,早受到委屈,早得到锻炼。

    如果校长、老师惩戒确实犯了错的我的孩子,甚至揍他几下,我会感谢老师。我相信,大多数老师是有大爱的。我希望老师一手拿着胡萝卜,一手还得拿着大棒。

    再不要简单地说快乐教育、素质教育、快乐学习、成功教育,都成功还了得?我看教育孩子做一个快乐的普通人挺好!

教育,不能一味地对孩子让步

    我觉得,教育是最真实的事情,老师不应该去揣摩家长、孩子的心思,不停地对孩子让步、对家长让步。

    孩子考不考名牌大学无所谓,我只希望他生理健康、心理健康,好好过完一辈子。更何况,人类到底有多少年谁都不知道。霍金说还有200年,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会跟我的孙子说不要生孩子了。这是一句笑话吗?

    我们现在要让孩子尽量生理健康、心理健康,我们把未来的选择权放开给他,因为我们对孩子负不起责任。不像我们小时候,生活很困难、社会不发达、经济也不发达,但是我们的父母还能对我们负责任。我觉得我现在非常羡慕我父母,他们敢骂孩子、揍孩子,但是我们依然爱他们。

    今天的孩子打不得、骂不得,哪怕是一个眼神,没准明天就能把长辈杀了。

    老师也不敢批评学生,学生在校更不能受伤,老师害怕家长找上门来没完没了、纠缠不休。

    我们对孩子没有一些控制、抑制、约束,一味以爱的名义对他们让步,这样的教育是不对的。

    教育,特别是基础教育,恐怕未必应该全然简单地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这是一个大问题,我们简单地认为,教育就应该跟着社会发展而发展。在某种程度上,教育是应该跟社会“对着唱的”。是社会在“教育”教育,还是教育在“教育”社会?

    我认为应该是教育在“教育”社会。现在是社会在“教育”教育,这样教育的本体性就不存在了,教育最基本的价值理念就不存在了。我们这个民族原来给教育赋予那么高的地位和价值,在今天都已经完全被打乱了。

    我们这个社会最后一道防线就是教育。我们不要轻易向社会让步,我们也不要轻易向我们的孩子让步,也不要轻易向家长让步。我们这个社会要赋予校长、老师更大的权利、更高的荣誉、更好的待遇,但是也应该赋予他们更大的责任。

教育,请别再以“严”的名义对钱文忠们让步

    作者简介:李镇西 语文特级教师,成都市武侯实验中学校长

教育的“爱”和“严”很难平衡

    所谓“愉快教育”,是教育者正确运用适应儿童年龄特点的教育方法和教育手段,创设生动、活泼、和谐的教育氛围,激发学生的情趣,唤起学生自主性、能动性和创造性,使他们以最佳的精神状态自觉地参与各种教育活动,从而在德、智、体、美、劳诸方面得到全面、主动、充分、和谐的发展的教育。

    “愉快教育”的核心是使每个学生都有幸福的童年——就是要使每个学生都有美好的心灵,创造的才干,健壮的体魄,活泼的个性。“愉快教育”的要素是“爱”、“美”、“兴趣”和“创造”。

    钱教授特别提倡教育惩戒。他说:“现在,我们对孩子的教育大多是鼓励。那么,惩戒呢?教育可以没有惩戒手段吗?单凭鼓励就可以完成教育了?”就教育方法而言,无论鼓励还是惩戒都是需要的,二者并不对立,完全可以相辅相成。

    毫无疑问,教育需要爱,也需要严;或者说,教育的爱有时候正体现于严,教育的严也是爱的表达之一。这二者本来并不矛盾,

    抽象地说,教育的爱和教育的严,本身并不存在“谁更重要”的问题,二者对于孩子的成长具有同等的价值。四平八稳地谈论“都很重要”是没有意义的,具体到某一时期,某一学校,某一班级,某一家庭……

教育的“爱”和“严”很难绝对“均衡”。

    ”愉快学习“并不等于放任自流

    “我们并不去强调不需要强调的东西――这就是说,有些东西已经很受重视,就无需强调。……在一定的时期或一定的时代,在有意识的规划中,往往只强调实际上最缺乏的东西,这并不是一个需要加以解释的矛盾。”杜威这段话被翻译得特别拗口,其实他要表达的意思就是,任何时候人们所强调的只是当时所缺乏的,而不缺乏的并不需要强调。

    好,看看我们现在的教育。我一点都不否认,在某些家庭,在某些班级,的确存在着放任孩子、迁就孩子的现象,但这绝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爱,也不是什么“愉快学习”,而是对教育的放弃。而在为数不少的班级和家庭,是教育爱心的失落,是把学生当机器的灌输,是学生因过重负担而厌学,是个别老师和家长对学生的羞辱和体罚……

    一句话,种种非人性、反教育的现象至今还绝非个别地存在于我们的教育中。在此背景下,我们强调教育的人性、民主、平等、尊重、快乐……这正是人类教育向着更文明的方向发展的主流,有错吗?

    尽可能让每个孩子成为积极主动而自觉的学习者——这不是浪漫的想象,而已经是许多学校课堂上的现实——怎么就成了“对孩子让步”?

    陶行知说过,由于几千年封建专制主义传统的影响,每一个中国人内心深处都有着专制的倾向。是的,也许我们总是抱怨自己的顶头上司“很专制”,可面对孩子我们情不自禁地却是暴君。

    往大了说,中国走向更加民主的社会,必须从每一个公民的民主实践开始;往小了说,一个班级和家庭的和谐文明,也必须由尊重一个个具体的人开始。尊重只能由尊重来培养,民主只能靠民主来滋养;而拳头只能培养出奴才、暴民或新一代暴君,专制教育下永远不可能诞生现代公民。

    是的,孩子的成长一刻也离不开严格要求,离不开严厉批评乃至惩罚,但我们决不能在“严”的名义下让专制教育、非人教育阻碍中国走向党的基本路线所指明的“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美好未来,因此——

    教育,请别再以“严”的名义对钱文忠们让步!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教育部长陈宝生吹响“课堂革命”号角
下一篇:中国教育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阅读、写作和逻辑训练!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