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教育前沿 > 正文

李镇西:别把我们正在做的教育,说的那么简单!
2017-08-28 23:17:28   来源:   评论:0 点击:

    总有人喜欢归纳出这样“规律”那样“法则”,似乎教育只要“遵循”这样的“规律”或“法则”,任何难题便迎刃而解,甚至无往而不胜。
 
    然而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班,或是一个学校,都不可能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技巧、方法、模式去“搞定”。教育当然有着普遍的原则,但所有的“绝招”都具有“针对性”、“现场性”、“临时性”甚至“一次性”。
                                                                                                      ——李镇西

作者简介: 
李镇西,苏州大学教育哲学博士,语文特级教师,成都市武侯实验中学校长。

 
 
反思“皮格马利翁效应”——教育没有那么简单
 
“别把教育简单化”这个道理人人都懂,也人人爱说。因为这是常识。
 大家都明白教育是复杂的,谁也不会说:“我要把教育简单化!”但实际上呢,把教育简单化的事例比比皆是。
 总有人喜欢归纳出这样“规律”那样“法则”,似乎教育只要“遵循”这样的“规律”或“法则”,任何难题便迎刃而解,甚至无往而不胜。
 比如,被许多教育者津津乐道并视为圭臬的“皮格马利翁效应”,就是把教育简单化的一个典型。
 所谓“皮格马利翁效应”,“百度”是这样解释的:你期望什么,你就会得到什么,你得到的不是你想要的,而是你期待的。只要充满自信的期待,只要真的相信事情会顺利进行,事情就一定会顺利进行;
相反的说,如果你相信事情不断地受到阻力,这些阻力就会产生,成功的人都会培养出充满自信的态度,相信好的事情一定会发生的。
 
“皮格马利翁效应”又叫“罗森塔尔效应”。
据说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著名心理学家罗森塔尔和助手来到一所小学,声称要进行一个“未来发展趋势测验”,并煞有介事地以赞赏的口吻,将一份“最有发展前途者”的名单交给了校长和相关教师,叮嘱他们务必要保密,以免影响实验的正确性。
其实他撒了一个“权威性谎言”,因为名单上的学生根本就是随机挑选出来的。八个月后,奇迹出现了,凡是上了名单的学生,个个成绩都有了较大的进步,且各方面都很优秀。
哦,原来教育是这样简单啊!
我丝毫不否认信任和期待对学生所起到的暗示与激励作用。实际上,我们在教育中也经常以信任和期待去提升学生的自信,从而促使他们的进步。
问题是,信任和期待只是促使学生转化的条件之一,而不是教育的全部。
所谓“皮格马利翁效应”,之所以荒唐,就是因为它把话说绝对了,把教育成功的诸多复杂原因,仅仅归功于一个原因——期待与信任。

反思“第十名现象”——因材施教才是“真理”
 
又比如,十多年前有人提出了所谓“第十名现象”,据说是杭州的一位小学老师发现的。
 
媒体介绍,这位从教近20年的老师,有意识地对1990年前后毕业的150名小学生作了跟踪调查,结果在这些如今已上大学或工作了的学生中间,发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第十名现象”:
即前三名之后,第十名前后直至20名的学生,在后来的学习和工作中“出乎意料地表现出色”,并成长为“栋梁型”人才;
相反,那些当年备受老师宠爱、成绩数一数二的优秀学生,长大后却淡出优秀行列,甚至在其后的升学和就业等方面屡屡受挫。
 许多专家也“深刻分析”说:排在第十名左右的学生虽然成绩普通,但大都个性活泼、灵活性强,读书较为轻松,且兴趣广泛。老师不大注意这批学生,反而培养了他们独立学习、独立思考和创作的潜力;
 同时,由于他们没有争一、二名的心理压力,读书心态较健康,不会只懂强记死背以应付考试,令他们有充足的后劲,进步和成才的机会率也就相应提高。云云。
 这也是把教育简单化的典型例子。
 对此,我根本不用任何理论而只需用我三十余年的教育事例就可以将它驳得体无完肤。
 在我教过的数以千计的学生中,当年调皮的学生中,的确有后来在工作中创造力明显并作出了突出成就者;但同样,调皮的学生中,也有不少人后来创造力平平。当年温顺的孩子中,不乏后来在工作中成就事业者;但同样,温顺的孩子中也有平庸者。
 我注意到,最初提出“第十名现象”是针对小学教育的,但后来媒体炒作时,将其作为基础教育的普遍规律。
 其实,无论小学还是中学,培养人都是很复杂的,每一个学生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精神宇宙,需要教育者依据不同学生的个性真正因材施教。
 每一个学生成才的道路也不尽相同,这里面不仅与学生所受的学校教育有关,还涉及到机遇、时代和社会条件等因素。
 单纯以一个“第十名现象”来概括的教育与成才的关系,至少是不严谨的。
 教育没有什么“万能钥匙”
 教育的确不是那么简单的,因为“人”——也就是我们每天面对的一个个孩子,真的不能够那么简单地“归类”的。
 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独特的世界甚至宇宙,但多少本来富有灵性并有着绝不雷同于他人的潜质的孩子,被我们简单化的这样“规律”那样“原则”毁了呀!
 人们常说:“一把钥匙开一把锁。”这话的意思就是教育没有“万能钥匙”。但有的家长或教师偏偏就希望有“万能钥匙”。 
须知任何一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世界;
 任何班级都是一个与众不同、充满个性的集体;
 任何学校也都有属于自己的地域文化、社区环境、办学传统、生源特点,因而成为一个具有鲜明独特性的“精神共同体”。
 所以,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班,或是一个学校,都不可能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技巧、方法、模式去“搞定”。教育当然有着普遍的原则,但所有的“绝招”都具有“针对性”、“现场性”、“临时性”甚至“一次性”。
 在《给青年校长的谈话》中,苏霍姆林斯基有几句话说得非常精辟:
 “某一教育真理,用在这种情况下是正确的,而用在另一种情况下就可能不起作用,用在第三种情况下甚至会是荒谬的。”
 这些话值得每一位教育者深思。
 
延伸阅读:给教师的8条教育箴言
 
01
“没有爱,就没有教育”
 
这是老得不能再老的常识了,但往往被人遗忘。
 教育是师生双方心灵交融的过程,充满着浓浓的人情味。但现在许多人越来越把教育仅仅当作“技巧”的操作或“艺术”的施展。我们不是否认智慧和专业能力的重要性,但是,爱是必不可少的前提,没有了爱,“水平”再高也没用。
 
02
“只有爱,也没有教育”
 
缺乏爱的教育是伪教育,但用爱取代一切,也不可能有真正的教育。
教师还要有职业精神,要有民主与平等的现代意识,要有渊博的学科素养和厚重的文化底蕴——一句话,要有不可替代的专业能力。
虽然对学生的爱能够促使教师不断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但爱本身不是专业水平。对孩子的爱,教师超不过家长,但家长不一定都能搞好教育。
 
03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这话的意思就是做什么都得付出艰辛劳动,只有勤奋,才有成功。但我们现在不少教育者恰恰喜欢“发明”捷径。
 
一些校长或专家时不时会宣称自己创立了什么“模式”或什么“几步法”之类的“科研成果”,从而“迅速提升了教学质量”,“创造了教育的奇迹”云云。对此我嗤之以鼻。
方法无论多么科学,都需要刻苦精神,“梅花香自苦寒来”永远都不会过时。
 
04
“最好的教,就是让学生学会学”
 
现在各种名目的自主学习课堂,被冠以这样那样的名称,并都以改革创新的面目出现在媒体。但在我看来,其实这些都是常识的胜利。
从孔子与弟子的对话,到陶行知的“教学做合一”“小先生制”,再到1980年代上海育才中学段力佩校长的“茶馆式教学”,一直到今天山东杜郎口中学的“小组合作”……
 
贯穿其中的都是对学生的尊重,只有学生动起来了,教学才能“高效”;否则无论表面上多么热闹,都是“搞笑”。
 
05
“班级的魅力就是班主任的魅力”
 
就课堂教学而言,一堂课的所有吸引力都直接源于教师对学生的吸引力,许多孩子因为喜欢某个老师而喜欢上了相应的学科,即所谓“亲其师信其道”。
同样的道理,一个孩子是否喜欢他的班级,主要还是取决于他是否喜欢班主任老师。因此,班主任要明白,让自己的班级充满魅力的主要途径,就是让自己富有魅力。
有爱,平易,博学,多才,幽默,敏锐,点子多,有感染力,会讲故事,善于走进孩子的心……这些都是班主任让孩子佩服的魅力所在,也是班级的魅力所在。
 
06
“学生的成长不能仅仅看分数”
 
我想没有谁会反对这个常识。但现实情况是,不少学校的校园生活只剩下考试和分数。
什么“德智体美全面发展”,什么“以人为本”,什么“为了学生的一切”,什么“为了学生的未来”云云,大多是写在墙上的标语,而实际上音体美课被挤压,课外活动被取消,春游秋游更是被以“安全”的名义禁止。
教育所应有的浪漫、情趣、感动、开心统统让位于考试,因为“分数才是硬道理”。如此畸形的教育,只能造就孩子畸形的人生。
 
07
“教育科研是做出来的,而不是写出来的”
 
这本来是不言而喻的,可现在不得不作为常识来强调。因为在现在一些校长和老师的眼中,教育科研似乎就是写论文,所以谁写得多,谁的教育科研就搞得好。
 
一些学校搞教育科研实际上是这样操作的:
先找一个比较时尚的“课题”,然后写开题报告,再请教育专家来进行课题论证,一旦通过,便束之高阁,平时无人问津,也不会有人真搞研究的;
两年或三年之后,结题时间快到了,赶紧集中精力写结题报告,参研人员也抓紧时间写课题论文;
最后再请来专家进行课题验收,一旦验收合格,万事大吉,把课题证书陈列于校史馆,将有关论文汇集成煌煌大作屹立于学校图书馆的书架上……
这样的“科研”和学校发展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真正有效的科研必须是源于本校实际的“做”。
 
08
“名师名校无法速成”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渐渐习惯了这样的说法:“三年打造名校!”“五年培养名师!”……我不知道这“三年”“五年”的期限有什么科学依据,我只知道名师名校无法速成,这是常识。
很简单,名校也好名师也好,都是学校发展和教师成长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结果,揠苗助长就违背了规律,而违背规律却偏要去做,而且还做得声势浩大,这就成了笑话。
教育常识还有很多,这些常识就存在于我们日常的课堂上和我们的班级里。但是,越显而易见的道理,如今却越容易被人视而不见。于是,在我们追逐“新理念”“新模式”的时候,教育却失落了。
常识本身就没有“新意”,相反它往往朴素得让你看过就忘。但如果我们紧紧抓住这些朴素的常识,并在每一天的教育生活中体现出这些常识,那么真正的教育便回到我们的身边了。
 
更多精彩文章
思享 | 教育改革的目标,是改变学生的学习状态
教育改革的根本目的是提高民族素质,多出人才,出好人才!
吴康宁:中国教育改革为什么会这么难?
 
声明 | 本文整理自镇西茶馆、中国教育报等综编,来源于校长派。本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如认为侵犯版权请尽快告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问题极为严重:中国为何成立国家教材委员会?
下一篇:山西省教育系统首届3D打印技术培训会胜利召开

分享到: 收藏